首页 > 图文简报

心无百姓莫为官——习近平同志帮扶下姜村纪实

时间:2018-03-05 点击:

视频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

今年金秋,记者来到下姜村时,恰逢一场秋雨不期而至。

似乎约好了一般,一夜间,家家门前的桂花争相绽放。浓浓的香味在村舍里巷恣肆荡漾。雨后的青山,青翠欲滴。掩映在绿树丛中的一栋栋或三层、或四层的乳白色楼房,也显得更加洁净端庄。

下姜村,隶属浙江省淳安县枫树岭镇。在浙西,下姜村一直很有名。过去出名,是因为“穷”——有这样一句民谣:“土墙房、半年粮,有女不嫁下姜郎。”

现在的下姜村,依然有名:村名前常被人们冠以“最美”“最富”这样的形容词。

说起下姜的“翻身记”,村民们会不约而同提到浙江原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2003年至2007年,习书记多次来到下姜村实地考察,无数次担当了下姜村脱贫致富的引路人……

(一)群众利益无小事。群众的一桩桩“小事”,是构成国家、集体大事的“细胞”。小的“细胞”健康,大的“肌体”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党的干部,一定要时时刻刻把群众的冷暖挂在心上,真心诚意地为人民群众办实事、做好事、解难事。

凤林港涨了水,一湾清流欢快地流淌。溪两岸的石板路,一尘不染。每家房前的花圃里都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鲜花。

“上世纪80年代初,急于摆脱贫困的村民,纷纷扛着斧头上山砍树。40多座木炭窑同时开烧,整个村庄烟雾缭绕。短短几年间,6000多亩林子不见了,群山成了瘌痢头……”随下姜村老支书姜银祥漫步街巷,他口中的下姜村,昔日是另一番模样:“街道是坑坑洼洼的泥巴路,家家住着土坯房,院坝里养着猪,污水到处流……”

“说起来脸红哦!我们当时就在这种环境下迎来了习书记。”说起往事,姜银祥至今仍觉得不好意思。

2003年4月24日上午,习近平辗转来到下姜村——从淳安县城颠簸了60多公里的“搓板路”,又坐了半小时轮渡,再绕100多个盘山弯道才到了村里。

顾不上休息,他立刻开始走访调研。

调研结束,习书记召集村干部到简陋的村委会办公室开会。姜银祥拿出事先准备的材料准备汇报。习近平和颜悦色地说:“不要用材料。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想到哪里就讲到哪里。我们是下来听真话的。放开了讲。”

姜银祥一下子放松了,倒了半天苦水。末了,还又提了个要求:“习书记,有件小事不知该不该说?想请省里帮我们建沼气。否则,山就要砍光了……”

“这个提议好!对老百姓来说,他们身边每一件生活小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大事。正像人的身体一样,小的‘细胞’健康,大的‘肌体’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习近平请随行的同志记下来,并叮嘱:“资金由省财政解决。”

几天之后,省农村能源办公室便派专家入村进行指导。资金也很快落实。

村民姜祖海在全村第一个用上了沼气。

沼气建成后,习近平再一次来到下姜村。这是个春雨天,远山雾气如岚。习近平穿着雨鞋,兴致勃勃地听姜祖海谈沼气使用情况。他说:“20多年前我在陕北农村当支部书记时,建起了陕西第一个沼气村。”他幽默地补充:“要论建沼气,我也算得上是半个专家。沼气建好了,还要维护好、使用好。”他又布置了农户厨房改造、太阳能利用等配套工作。

10多年后的今天,记者走进姜祖海的家里,当年建的沼气还用着呢。姜祖海正在炖肉,灶底,蓝色的火苗呼呼响。“这火劲足得很!”姜祖海一脸的满足。屋里弥漫着肉香。

“有了沼气,厕所、猪圈、鸡舍里的脏水就都流进了密封的沼气池子里。不但干净了,村里的生态也好了起来。”姜祖海家的院坝地势较高,他指着绿油油的群山说:“你瞧,山上的林子茂密得无法下脚。野猪一群一群的。为了生态平衡,镇上每年冬天都得组织狩猎队打掉一些。”

69岁的姜胡家老人来姜祖海家串门,笑眯眯将起了记者的军:“现在我们农村人可比你们城里人滋润:住得宽敞;蔬菜自己种,新鲜;村里树多,空气好,水也干净。女儿要接我去城里住,我才不稀罕呢!”

目前,下姜村森林覆盖率达到了97%。

(二)我们强调重视“三农”工作,就是要坚持党政主要领导亲自抓“三农”。形成全社会支持农业、关爱农民、服务农村的强大合力和良好氛围。“三农”工作要想有突破,“明白人”是关键。我们要不断完善特派员、指导员制度,真正做到重心下移。

随着原村党总支书记杨红马登上了村里的观景平台:“瞧,那片是150亩水蜜桃园;那片是500亩中药材黄栀花;那片是220亩紫葡萄园;脚底下那片带塑料棚的是60亩草莓园……这些产业能发展起来,倾注了近平书记的心血。”杨红马如数家珍般向记者介绍。

下姜村,周围群山高耸,人均不足一亩耕地。发展空间狭小是造成贫困的原因之一。

2003年4月24日上午,习近平在种茶大户姜德明家召开座谈会,详细询问农产品生产和销售情况。他扳着指头一笔笔和大家算着投入和产出账:“大家还有哪些发展困难?全讲出来。咱们一起商量对策。”

有的村民说:“缺人才!”有的说:“缺资金!”还有的说:“缺技术!”

习近平说,从大家讲的情况看,蚕桑、茶叶、早稻的产量都不算低。那么,为什么辛苦一年,收获不理想呢?种的全是大路货。没有做到优质高效和错位发展。没有优质,就没有市场竞争力。而没有错位发展,就不可能做到人无我有。

“你们村有没有科技特派员?”习近平问。

姜银祥摇摇头。

“省里研究一下,给你们村派一个科技特派员来。”习近平说:目前的“三农”工作面临农业生产经营方式落后和农产品流通方式落后的制约。我们要用现代发展理念指导农业,抓住当前科技进步的机遇,建立现代生产要素流向农业的机制,着力转变农业增长方式。

在习近平的关怀下,浙江省中药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俞旭平进驻下姜村。有村民起初信不过:“之前扶贫,是发钱发粮发农具。现在‘发’来个专家!他能让地里长出‘金疙瘩’?”

俞旭平在村里“待”了一个月,认为:“村里的低坑坞最适合种中药材黄栀子。”

于是,以前只能长杂草、灌木的低坑坞种上了500亩黄栀子。

两年后,当村民们数着厚厚的钞票时,发自内心地说:“服了!”

“习书记全省那么多大事要操心,没想到我到下姜村驻村指导这件小事,也始终惦记着呢。”依然在村里忙碌的俞旭平,向记者感慨道。

那是2005年3月22日,习近平又一次来到下姜村。他提出,要看黄栀子基地。

习近平来到地里,一边看黄栀子的长势,一边问俞旭平:“这个药材的品质如何?”“村民们学得难不难?”“销售情况好不好?”……

知道每户农民通过药材种植,能收入4000多元后,习近平拍了拍俞旭平的肩膀:“做得好!你有功啊!”

习近平对省里随行的同志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要不断完善特派员、指导员制度,真正做到重心下移。今后,驻村指导员,全省要做到每个村一个。”

不久,驻村指导员走进了浙江的3万多个村庄。

在驻村指导员帮助下,下姜村将“渔业”这台大戏唱得风风火火——

走进村北头的百亩葡萄园,门口4米多高的巨型木牌上,醒目地写着“浙江省农业科学院葡萄示范基地”“技术依托葡萄首席专家:吴江研究员”。

进入园区,园主吕承利给记者展示了吴江带来的高科技:手机一按,葡萄大棚自动卷膜。吕承利说:“人工来做,至少要3小时。”手机点开“环境”选项,大棚的温度、湿度等数据一目了然。“温度、湿度不适宜的时候,手机上可以直接操控调节。吴江研究员还指导我们进行了多品种种植,现在葡萄采摘能从7月一直持续到11月,大大拉长了采摘游的时间。”

如今,下姜村不仅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条——种源优选、种植基地、外销渠道,还形成较为系统的结对帮扶制度。

在村里的石拱桥旁,有位年轻人正给一群戴红帽的游客介绍凤林港的传说。他叫解林昊,是淳安县千岛湖风景旅游委员会下派到下姜村开展一对一帮扶的驻村第一副书记。农家乐老板沈绍楠告诉记者:“解书记熟悉旅游营销,每个月都给村里带来许多游客。”

记者了解到,解林昊去年一年带给下姜村的游客已有上万人。

葡萄园里,最后一茬葡萄即将下架,姜露花的表情也随之轻松了许多。作为县农业局水果站帮扶下姜村的一员,姜露花主要职责是帮助果农与市场对接。“有了姜指导,村里的葡萄年年销售一空。”在葡萄园工作的村民陈干娜说。

本文地址:http://www.zdwmw.cn/tuwenjianbao/20180305/83323.html

上一篇:中宣部授予曲建武“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下一篇:这条“路” 习近平关心了40多年

用户评论(0条)

请文明上网,做现代文明人